首页 娱乐绯闻 全民星探 综艺资讯 图说八卦 明星写真 电影资讯 电视资讯
娱乐新闻 > 娱乐绯闻 > > 个贷过度授信问题凸显:非白名单女子2年借遍20平台

个贷过度授信问题凸显:非白名单女子2年借遍20平台

  • 2018-11-02 10:31
  • 来源:娱乐全搜索

摘要: 如果按传统金融机构的风控维度,赵茹(化名)进入不了贷款客户“白名单”:她没有固定工作,没有固定收入,没有房车作为抵押资产。然而,从2016年6月开始办理线上贷款到今年9月资金链断裂陷入还款危机,娱乐,中间长达2年 ...

如果按传统金融机构的风控维度,赵茹(化名)进入不了贷款客户“白名单”:她没有固定工作,没有固定收入,没有房车作为抵押资产。

然而,从2016年6月开始办理线上贷款到今年9月资金链断裂陷入还款危机,中间长达2年多时间,赵茹通过13家网贷平台以及7家银行信用卡循环借款,举债还债、以贷养贷。期间,甚至支付2万元学费参加了快贷融资、征信“洗白”的培训课程。

赵茹觉得借款“口子”更多、门槛似乎更低的同一时期,国内个人消费贷款正迎来规模爆发的加速发展。截至今年8月末,不含车房贷的银行个人消费贷余额已达8万亿元,个人信用卡贷款余额超过5万亿元,还不包括各类消费金融公司、卡代偿平台等的贷款。

在数字经济时代,个人的行为线上化、金融行为数据化,零售信贷业务的普惠覆盖、用户量级扩张成为可能。但是,随之而来的各类智能化助贷技术产品兴起、准入门槛大幅降低,甚至是网站上频繁弹出的各种贷款导流网页,都在为借款人开了方便之门。在此情形下,如何抑制助贷灰色产业链蔓延、规避超出个人偿还能力的多头借贷、防范过度授信风险,值得关注。

2年借遍20家平台

“不是不想还,手头有钱自然会还。”日前,在一个内陆地区省会城市即将旧改的楼房里,身陷个贷漩涡、欠债累累的赵茹接受了证券时报记者的采访。

在近2个小时的采访中,先后被16个微信语音或电话打断,均是贷款逾期提醒或客服催收。这令赵茹陷入恐慌之中。

2016年6月23日,赵茹收到民间借贷传单,通过电话联系之后,第一次贷到5000元。数月后,又因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她尝试在2家网贷平台上分数次借了10多万元。

赵茹由初涉网贷,发展到开始在多个平台同时举债。

然而,需要还的钱越还越多,再加上没有固定收入来源,尽管连年化利率都算不清——等本等息、等额本息、等额本金的还款方式都听不懂,她在举债还债、以贷养贷的路上越走越远。

2016年6月到2018年9月两年多时间,赵茹尝试了13家网贷平台消费分期、现金贷产品,以及7家银行信用卡分期和套现。通过循环举债,拆东墙补西墙。

这之中,13家网贷平台累计举债本息41.5万元,单笔额度最高的19.35万元来自一家民营信贷公司友信信贷,当前累计未还款28.63万元;7家银行信用卡使用额度24.05万元,单卡借款额度最高的为5.14万元,当前尚未还款总额8.59万元。

一般情况下,信用卡逾期将按0.05%日利率罚息并收取滞纳金;上述13家网贷平台逾期约按日利率0.05%~0.098%罚息,数家平台甚至会在日利率基础上加收30%违约金等罚款。

不难想象,随着逾期时间的延长,如果不能即时清偿欠款,赵茹的未还款额将会继续攀升。

灰色产业链蔓延

按传统金融机构个人信贷的风控模型,赵茹绝不属于“白名单”上的客户,因为她没有固定工作,也没有固定收入,甚至没有房车作为抵押资产。让赵茹的家人感到困惑的是:她怎么能从这些大平台借到钱?

赵茹告诉记者,她通过朋友介绍,参加了一项仅学费就需近2万元的“天价”培训课程。第一课就告知学员哪些“借贷口子”尚未列入央行征信范围;课程内容细致到“多参加微信合作消费,关注某网络银行、转入资金、参与其理财产品;与开通了该网络银行网络贷款权限的人发生资金往来,并进行相关消费等。”

“两天一夜的线下课程,学费近2万元,缴费一次可以免费多次听课。”赵茹参加的课程举办方,是一家工商注册地在深圳龙华的XX商学院,每个月在北上广深、重庆、成都多地线下授课,课程内容不一,收费200元/次~1.98万元/次不等。稍加辨别,不难发现“教学内容”无非就是信用融资、快贷、征信洗白。

学费不同则教课内容“含金量”不一,200元的1天课程则不会涉及太细化的内容。证券时报记者从该商学院一名“授课老师”获得的课程表显示,内容有分解银行风控体系,逾期车房贷和信用卡、网贷黑户漂白,如何快速养卡、提额等等。据他介绍,该商学院已开业近8年时间,不到10名“讲师”,每月在全国至少开4场,每次“听课学员”80人、100人到300人不等。

从该商学院的往期授课情况介绍来看,“学员”中更多是个体商户。一位“学员”告诉记者,“有一次线下授课时,有学员按课堂上教的步骤、一步步操作,当场就获得近百万的贷款。”

在课堂现场,教授学员操作极速秒贷案例,也成了该公司招揽学员、抬高学费的噱头。

其实,从2016年开始,赵茹觉得借款“口子”更多、门槛似乎更低的同一时期,国内个人消费贷款正迎来规模爆发式增长,围绕它的各类灰色产业务链也在迅速发展。

这类打着所谓“商学院”旗号涉嫌灰色信用融资的,并不是孤例。记者从一位现金贷业内人士了解到,数家类似机构活跃在深圳龙华和上海浦东,不仅以授课形式收费,还会借此发展新会员,一级级延伸出去,在线上线下推广做灰色信贷或套现业务。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北京网贷协会法律顾问肖飒提醒,“一旦(上课的‘学员’)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专门教授套现及灰色融资课程的个人和组织,就有可能成为典型的帮助犯、将被一同定罪量刑。”

短信轰炸

导流推介贷款渠道的信息轰炸,是让赵茹在多个个贷平台借钱的另一个诱因。

有了数次线上借贷经历之后,赵茹发现自己一打开浏览器网页、打车软件、新闻APP,就经常能看到网贷导流广告推送页,手机短信里也充斥着这类信息。正如网页导流是通过精准推送技术实现,越来越多的人感受被各类贷款推介导流信息围堵的背后也有一套运行系统。

一家上海主营国际国内短信及验证码群发公司商务人员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现金贷平台、消费金融公司多数会与第三方合作,确定信息内容,由第三方系统或者后台群发出去;群发的内容不同价格不一,按条计费,单条费用一般在0.5元以内。”

“随着线上获客成本高企,手机短信正成为越来越多平台的选择,业内两家头部网贷平台单月群发短信费用在300万元以上。”上述人士透露。即使简单按1元/条计算,这两家平台每月发出的信息也在600万条以上,而两家平台贷款余额还不到全社会个人消费贷余额的0.33%。

“互联网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发布者是互联网广告法律关系的‘三驾马车’。”肖飒提醒,网贷平台对这些广告的真实性负责。

热门影视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ylqs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娱乐新闻 蜀ICP备11019366号